再遭股汇双杀后,为何机构仍看好新兴市场短中期走势

  • 2019-05-05 15:51:54
  • 新兴市场资产
  • 1186
  • 来源:新浪财经

    上周,伴随美元指数突然升至近两年高位,新兴市场货币再遭殃。同时,多个新兴市场股市也录得下跌。


  但在资金一段时间继续持续流入的背景下,机构依旧普遍看好新兴市场整体走势,认为出现新兴市场“五月离场”的风险有限。但也提示,各新兴市场情况不尽相同,政治选举也会给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潜在风险。


  荷宝新兴市场团队总监帕溫海(Wim-Hein Pals)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兴市场当下的环境孕育着一些极具投资价值的股票,这些股票兼具高收益潜力、低估值和坚实的基本面。


上周再遭股汇双杀

  明晟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周连续下跌五日,一度跌至逾三个月来最低水准。本周小幅反弹。彭博跟踪的所有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上周也均下跌。


  阿根廷比索对美元上周四盘中一度录得新低46.5322,最终收跌2.48%,刷新收盘历史低点至45.10。今年以来已跌去16%左右,成为表现最差的主要新兴市场货币。


  土耳其里拉今年至今也已下跌11%,土央行此前维持利率不变,并删除了未来可能收紧政策的说法,但安抚投资者效果不大。南非兰特上周盘旋于近四周低点,俄罗斯卢布对美元上周也一度跌至两周低位。


  除了汇率贬值外,主要新兴市场股市上周也集体下行。沪深300指数大幅下跌5.6%,领跌全球股指。伊斯坦堡ISE100指数下跌2.1%,韩国综合指数下跌1.7%,雅加达综指下跌1.6%,墨西哥MXX指数下跌1.2%,俄罗斯RTS指数下跌1.1%,泰国综指下跌0.4%,孟买SENSEX30指数下跌0.2%。巴西圣保罗IBOVESPA指数上涨1.8%,在新兴市场股指中一枝独秀。


资金持续流入,“五月离场”风险有限

  虽然上周的股汇双杀再度引发市场对于新兴市场货币的担忧,但一段时间以来,资金还是整体持续流入新兴市场。持续看好新兴市场短期和中期走势也是机构的共识。


  EPFR报告显示,其追踪的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在截止4月17日当周的过去6周内5次录得资金流入。同时,随着主要发达市场的央行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耐心,新兴市场债券基金连续第8周录得资金流入,为过去15周来第14次流入,新兴市场本币债券基金的流入更升至10周高点。


  招商证券谢亚轩团队分析称,此次强美元对于新兴市场的影响与前期不尽相同。“3月20日以来,包括新兴市场在内的全球股票市场普遍出现上涨,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流动形势和基本面背景均较为乐观。”其称,这表明,此次美元指数的强势更多反映了美欧之间的相对关系,对于美国与资源国、新兴市场之间的代表性不足,暂不需要担忧强美元给新兴市场带来较大压力。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虽然新兴市场股市已从去年四季度低点反弹约16%,但较去年高点而言仍有一段距离。同时,宏观经济和市场环境也继续有利于新兴市场。因此,新兴市场股市或仍有上行空间。她预计中期美元或将走弱,利好新兴市场股市。


  高盛也指出,新兴市场“五月离场”的风险有限。


  高盛策略师格瑞(Ron Gray)表示,以往,从股票、货币到本币债券和信用债,新兴市场资产在1~4月份通常呈现正回报,而5月和6月转负。新兴市场货币在第二季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


  “不过,主要因为美国经济强劲增长,我们仍看好第二季全球经济的普遍增长。”其称,这应该会减缓过去几年新兴市场在第二季度的负面季节性因素。


  东方汇理(Amundi)首席投资官布兰科(Pascal Blanque)表示,投资者今年以来对新兴市场兴趣增加的原因包括全球央行流动性前景改善、美联储政策的温和转变以及贸易局势呈现出取得进展的迹象。根据其预测,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属于将在未来五年内为投资者带来最高回报潜力的资产类别。


  他认为,最具吸引力的新兴市场机会在于新兴市场本币债券市场,因为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价值目前都被低估,并且与美元相比,可能具有更高的波动性,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情绪的变化。


  在新兴市场股票市场中,他说:“最具吸引力的投资故事可以在中国和亚洲找到。”


  在具体板块上,荷宝新兴市场团队总监帕溫海则看好非必需消费品和信息科技板块方面的投资机会。“非必需消费品在得到投资者重视与多年结构性增持后,市盈率及市净率更具有吸引力。此外,在这个领域,新兴市场的纯本土公司比跨国公司更值得关注,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本土公司。”


  此外,他称,源于信息技术日新月异,荷宝也调整并增持了新兴市场的信息技术股。


新兴市场情况各不相同,大选年潜藏风险

  虽然整体看好新兴市场资产走势,但分析师也提示,各新兴市场情况不尽相同。


  布兰科表示,流动性在周期的后期尤为重要,因为市场情绪在这一时期会迅速从贪婪转向恐惧,从而转变对新兴市场资产的兴趣。


  他称,有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仍然主要依赖外国投资,因此任何金融条件的紧缩都可能使其市场流动性恶化。例如马来西亚、智利、南非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微观流动性比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看起来更加稳固,因为其更多受益于国内投资者的发展壮大,拥有更好的国内投资者资金基础。


  EPFR报告也显示,虽然新兴市场过去一段时间整体呈现资金流入,但各经济体情况不同。在截至4月17日的当周,中国股票基金录得自去年12月中旬以来最大的单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基金也公布了自2016三季度末以来的最大资金流入。


  但欧洲、中东和非洲新兴市场(EMEA)的股票基金延续了自2017年第三季度以来最长的资金流出周期。投资者继续从他们认为可能受到欧元(1.1193, 0.0021, 0.19%)区经济增长乏力或潜在地缘政治影响的国家基金中撤出资金,例如俄罗斯股票基金。


  在EMEA国家债券基金类别中,俄罗斯债券基金也在过去27周内录得第25次流出,罗马尼亚债券基金也延续了从2018年第三季度中期开始的连续流出趋势。


  除了流动性外,另一个机构普遍认为新兴市场将面临的潜在风险则是政治选举。


  FXTM全球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主管阿哈迈德(Jameel Ahmad)表示,一个对新兴市场构成压力的潜在因素是今年的选举次数。土耳其、尼日利亚、泰国、菲律宾、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等国家都会在今年举行大选。


  例如,阿根廷近来的大选就引起投资者担忧。阿根廷正陷入衰退的深渊,2018年第四季度经济萎缩了6.2%,还面临高通胀压力,3月通胀率达54.7%。因此,在今年10月大选前,计划谋求连任的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正在努力应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建议其实施的紧缩措施。


  尽管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还未正式确认参选,但有南美媒体援引民调机构Isonomia的统计称,如果进入第二轮投票,克里斯蒂娜的支持率可能将达到45%,而马克里则预计为36%。


  市场担心,如果马克里在大选中失利,那么阿政府的亲市场态度可能会发生转变,债券违约可能性会大幅攀升。


  新兴市场研究机构Totem Macro创始人贝克(Whitney Baker)表示,市场显然对阿根廷的政治局势感到不安。Oxford Economics的高级经济学家Carlos de Sousa则提醒,如今阿根廷政府和央行都担心,在大选举行之前,阿根廷可能要面临一场货币危机。


  对于3月底刚刚举行完新一届全国地方选举的土耳其,市场也继续担忧其前景。选举前后土耳其一度出现股市债市双杀。


  2018年底,土经济萎缩了3%,在里拉全年贬值30%后,通货膨胀率仅降至略低于20%。国际金融研究所(IIF)首席经济学家布鲁克斯(Robin Brooks)称:“市场希望看到(土耳其)增长模式的转变,即从信贷依赖模式转向更可持续的模式。”


  他还补充道,土耳其的情况并非一个孤立事件,投资者整体上越来越担心负债过重/信贷依赖的国家。


  吴晶晶就新兴市场各分区的投资情况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亚洲新兴市场方面,随着PMI指数逐渐回暖, 大宗商品价格回升,企业盈利增长加速,区域内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恢复,新兴亚洲股市将重回去年高点。


  拉美方面,因部分拉美经济体对中国经济更为敏感,随着中国经济企稳,对于拉美股市中期走势亦相对乐观。


  然而,对于EMEA,她称,尽管其也会受益于贸易紧张局势的缓解,但即将到来的南非大选以及其他地缘政治因素可能增加该地区的风险。

热门资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