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x独家:2019年全球金融市场展望报告

  • 2019-02-01 17:56:54
  • 2019年行情展望
  • 5092
  • 来源:8bx.com

       过去一年,从波动的货币政策到贸易战,再到政治风险层出不穷,可以说经过几轮大涨大跌后,全球市场状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去年四季度全球金融市场行情,也已经为2019年的走势敲开了局面。投资者带着避险的意愿跨年布局,围绕着全球经济放缓的前景及中美关税问题,风险资产注定要缚手缚脚,但避险资产也并非就能全然大放异彩,而是各自走向分化。


一、经济+美联储+政治,促成美元弱势震荡

       从2018年底的走势来看,今年对美元来说,似乎可以用风光不再来形容。无论是有史以来最长的扩张周期即将结束还是美联储政策前景,都叙述着美元挣扎向下的风险。


       截至去年年底,美国通胀压力已经出现降温,美国经济也面临放缓的压力。这使得美联储收紧政策的坚定步伐越来越难以推进,尤其是在全球同行都在下调政策预期的背景下。2018年12月初,美国3年期与5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令市场顿时警觉,因为经济衰退的警钟似乎正在敲响。


       虽然看似“里忧外患”,美国经济势必受到拖累,美联储也必须审时度势,不一定要完成两次加息的目标,但是这并非不可能。从美元去年底以来的表现可以看出,市场已然预期美联储2019年可能不加息,甚至是出现降息的可能,但市场很可能低估了2019年的加息概率。




       尽管美联储多年来一直维持前瞻性指引的小幅上升和下降,但自2015年12月首次加息以来,它一直在相当程度上保持“逐步”收紧政策的势头,美联储加息使得短期利差利好于美元。得益于美联储的鹰调足够嘹亮,2018年全年,美元指数仍保住了4.3%的涨幅。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美联储FOMC会议有四名轮值票委更替,新增了两名鹰派、一名中立、一名鸽派的委员,在政策的预估上多了一重难以估摸性。而且与大多数主要市场相比,美国仍将保持相当大的收益率优势。


       美联储一直所强调的是,在加息步伐或加息终点上没有预设的政策路径,也就是继续视经济表现而动,只要经济不至于出现严重衰退或者投资、消费者情绪没有严重恶化,美联储依然可以亮出加息的绿灯,但是2019年全年美联储难免进行鸽派加息,所以温和的言论将对美元上行带来限制。


       再说回经济方面,2018年前三个季度,美国经济折合成年率平均增长3.3%,为十多年来的最佳增速。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的最新数据显示,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速为2.7%,同比增速为3.125%,也是过去十年来最强劲的。




       今年前11个月,每月新增就业人数平均为20.5万人,远高于吸纳新就业人口所需的7.5万至10万人。自8月份以来,美国失业率为3.7%,去年为3.92%,是美国经济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经济体的突出优势在第四季度逐渐步入较平缓的下坡,美国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利差将需要一段时间来缩小,从而在短期内支撑美元。


       不过当然,美国总统特朗普主导下的政治摩擦也足以让美元不时绊脚。从2018年以来的美国政府关闭,围绕于美国债务上限的“边缘政策”只是我们在未来一年可能面临的一个局部缩影。随着民主党人接管众议院,政府职能丧失的情况只会加剧。


       因为即便是在共和党掌管众议院的这些年,特朗普也没少和“自家人”发生冲突,无论是修建边境墙的问题,还是财政问题上,所以政治僵局足以加剧已经面临经济放缓压力的美元利空局面。


       技术面来看,美元指数自去年11月份在上升干草叉上轨遇阻后边一路下行至近三个月低位,但在触及23.6%斐波回档95.48后积极回弹,如果进一步突破上行通道阻力将来到96.50的短期目标位,才能缓和看跌倾向。反之,汇价可能径直向95.00下方跌去,将视线吸引至干草叉中轨,指向38.2%回档94.10处,但下方93.00一线料提供有力支撑。 





二、沉寂之后必有爆发,2019欧元蓄势待涨

       相比起美元的先甜后苦,欧元在整个2018年可以说没少看脱欧发展的脸色,而且欧盟内部政治因素如“异军突起”,意大利组阁、预算及西班牙不信任投票也让欧元足足捏了一把汗,导致欧元/美元去年全年累计下跌近5%。


       2019年正是欧元诞生20周年的里程碑,政治因素还将继续串联欧元的命运,不仅如此,欧央行夏季前甚至是全年都按兵不动的预期也牵制着欧元,但是美元的走弱却将是欧元开启反弹的左膀右臂。


欧央行或全年无动静

       欧央行已经确认12月底结束扩表,对于欧银来说,宽松空间已经相当有限。对于市场而言,需要关注的是何时会推进紧缩。隔夜指数掉期显示到2019年9月欧央行加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22%,到2019年12月达到51%,也就是说至少要等到2020年,欧央行才可能踏出关键的一步——开启近10年来的首度加息。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期到2019年10月31日屆滿,代表其任内绝大机会不会加息。而现任德央行行長魏德曼任期也在2019年結束。而据此前德国媒体报道,魏德曼可能成为德拉吉的继任者,也就是欧央行的新一任掌门人。而魏德曼向有“鷹派之王”之称,意味着欧央行可能会在政策方面口头鹰派,从而对欧元构成支撑。


欧洲政治推波助澜

       来自英国退欧和民粹主义的风险是2019年欧洲面临的两大压力,所以需要关注的是欧洲的政治格局,因为欧洲议会乃至欧盟多国领导层都可能出现更迭。


       首先是将于5月23-26日举行的欧洲议会,27个成员国的约4亿具有选举资格的公民将被呼吁参加欧洲议会选举,而选举的结果将更加反映出各党派间的意见多样化,更多的不同意见碰撞下,有助于欧盟内部一体化更好地推进,所以如果选举结果如预期,对欧元来说会是正面的。


       目前依然相当棘手的脱欧前景依然欠缺明朗,欧元区经济当然也是瓮中之鳖,更令人担心的是在英国正式与欧盟“分道扬镳”后,是不是会有更多国家选择步英国后尘,毕竟这一大风险从英国脱欧公投至今,都没有真正被排除过。


       在欧洲议会党团中,几乎每个跨国党团中都有极端政党存在。我们所熟知的就包括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北方联,作为新兴的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对欧盟一直都是“非好感”,也不止一次声称将举行类似英国的脱欧公投。


       意大利政府与欧盟在预算问题上的对峙,导致意大利2018年的借贷成本上升。意大利经济仍处在远待复苏的状态,已经遭受产能过剩和增长放缓之苦的意大利经济还将继续遭受借贷成本上升的“痛楚”。如果欧盟内部无法为意大利提供经济方面的援助或是帮扶,意大利可能会再度萌生从脱离欧盟寻求解决之道的想法,更何况欧盟内部经济同样也面临放缓的可能。


       所以政治环境是2019年欧元区不可忽视的一大风险。而最能直接感受到政治不确定影响的当然是当地经济,何况欧元区外围还面临着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冲击。


欧元区经济的放缓信号

       2018年第三季度欧元区GDP增速从2017年的接近2.7%下滑至1.6%,季度增速也从0.4%降至0.2%。12月份花旗所编制的欧元区意外指数再度下跌,显示欧元区数据依然不如市场预期,以下图标显示在第一季度至第二季度欧元区数据非常令人失望,但在第三季度表现良好,随后在第四季度再次令人失望。




花旗欧元区意外指数


       而作为欧元区的“大户”,德国经济也出现了下行的迹象,2018年去年GDP增速将至五年低点,距离“技术性衰退”只有咫尺之遥,充分显露德国减速的风险。德国央行在12月中旬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期,各大机构也认为德国这列“欧洲经济火车头”面临动力不足的风险。


       而基于美元疲惫提供的支撑足以缓冲欧元区内部经济、政治利空,预计2019年底欧元/美元汇价目标在1.23-1.25。技术面来看,欧元/美元自11月以来便运行在上升通道内部,日图走出双重底并突破颈线阻力,一旦通道顶部确认突破将把汇价引向1.1600上方,更高指向38.2%斐波回档1.1708,从而展开向1.20中期目标的反弹,开启向2018年2月高位看齐的动能。但是在通往1.20上方前,汇价可能会限于1.1515-1.1862区间整理。





三、可能恢复单身的英国,是自我疗伤还是涅槃更强?

       随着我们进入2019年,英镑兑美元汇率已经从低于1.2500的低点回升,虽然美元走弱的环境同样能够为英镑提供上涨机会,但是其国内形势却对英镑爱莫能助。英国富时100指数虽然在2019年开局良好,但在去年也下跌了12%,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经过2018年不断上演的剧情反转,2019年1月中旬,议会投票、英国政府不信任动仪等事件仍在挑动着英镑神经,未来剧情发展也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尽管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英国于既定时间在3月29日正式退出欧盟,但这并不意味着全局终,而是开启脱欧后的下一篇章,至于这一结局会是皆大欢喜还是草草收场,要看英国会否真的出现“无协议脱欧”。


       如果英欧双方没有达成协议——或者未能就延长《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时间表尚未达成一致,结果将是:英国在将不与欧盟达成任何协议退出欧盟,并将恢复使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贸易规则。


       这种风险目前看来还是可控的,但是迫于脱欧后续工作的展开,英镑的上涨将显得挣扎。双方正式结束40多年的情分后,无论是不是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平和分开,在英国启动到2020年12月的过渡期后,都难免会出现“混乱”局面,包括经济也需要去适应这种局面。


       尽管英国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出人意料地出现了增长。然而金融市场情绪并未得到提振,因为进入第四季度的经济势头已经显示出更为温和的步伐,更不用说随着目前既定的2019年3月最后脱欧期限日益临近,人们对英国退欧的担忧愈发强烈。


       但是随着脱欧脚步接近,加上英国政府遭遇的各种“宫斗剧情”,无论是英国国内消费者还是企业对经济的信心都已经大打折扣,经济活动放缓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可以预见去年第四季度-2019年,至少在上半年,英国经济都会显著放缓。


英央行逐渐鹰化的转变

       基于此英国央行当然不会轻易采取行动,在英央行近几次的议息会议上,政策制定者无不提到经济的下行风险上升,预计至2019年底,英国央行至多只有一次加息机会,当然此期间,只要经济表现随着脱欧后逐渐稳定,英央行也将逐渐向鹰派转变,与其他全球同行的差距也会渐渐体现,所以下半年我们可能看到英央行成为英镑的“唱多者”。


       整体来看英镑2019年应该是呈现先抑后扬的走势,一旦脱欧不确定性得到消除,压抑已久的英镑将卷土上攻,尽管脱欧后的混乱一定程度上将限制英镑的上涨,综合各种因素,英镑/美元2019年目标在1.36以下。


       技术面看,1.3000短期内仍将充当阻力的角色,价格形成突破后也不会大举抽离该位,直至200EMA(1.3032附近)被触及后,方能确认向1.3100目标升去的信号,考虑到2019年一季度英镑仍将显著波动,在此期间1.2500关口作为支撑也不会完全淡离我们的视线。





四、避险当道,黄金开挂模式已现雏形

       在以美国为首的贸易战、新兴市场蔓延恐慌、欧洲政治不稳定以及美国信贷环境收紧导致股市在遭受重创之后,投资者对避险资产的需求在2018年底集中爆发,但是12月份当月,为两年来最大的月度涨幅。黄金就录得了逾4%的上涨,尽管全年累计下跌近2%,但筑底信号已得到确认。


       在中美贸易战尚未有停战迹象、全球经济放缓摆在当前的环境下,股市可能会遭受重大打击,对黄金的需求可能会像2018年下半年那样出现上升。


       去年美元与黄金可以说一直处于此消彼长的状态,大多数时候都是美元占了上风,直至美联储加息预期出现松动,坚实的美国经济出现了晃动,投资者才扭头向黄金寻求避险。


       黄金自8月中旬低点反弹后随即进入了为期近两个月的盘整,一直困在1215-1180美元区间内,直到进入第四季度,黄金才真正迎来了完整的上行通道,四季度累计上涨7.45%。


        2019年应该可以概述为避险当道的年份,全球经济增长担忧、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美联储收紧步伐放缓将是金价上涨的三大主力。黄金自然也是自带需求光环,而老对手美元整体走弱将为金价的上涨通道清除阻力。但另一方面,如果美国经济进一步放缓,可能会导致通胀回升放缓,甚至是面临回落的风险,对于具备抗通胀的黄金来说并非利好。


       技术面来看,2019年一季度可展望金价在1300-1360之间的交投,但站上1300美元后需要关注来自1320美元的阻力,该位在过去2017和2018年都曾数次发挥阻力的作用,上方更顽强阻力指向1325美元一线,一旦突破此位,金价的上行趋势将变得平缓化,也就是倾向区间交投,直至突破区间后可能一举刷新2018年高点。





五、供与应格局将主导原油多空拉锯

       2018年原油一路过山车,却在最后一个季度俯冲向下,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国际油价收涨,但仍创四年最大季度跌幅,较10月初高位跌约40%,2018年跌超20%,带着熊市标志踏入2019年,直到今年1月,油价才开始复苏。


       美沙俄三大产油国增产、美国对伊朗制裁予以多国进口豁免权、经济增长放缓担忧拖累原油需求,成为了第四季度油价大跌的三大利空。从油价的一路下跌,可以看到对伊朗制裁导致供应短缺的担忧已经让位于对供应过剩的担忧。


       所以2019年油价仍将由供、需两大因素主导,“供”给来自于主要产油国,“需”则与全球经济息息相关,特别是原油进口大国的经济。根据联邦政府数据,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和石油净出口国。2018年全年,中国原油进口量也达到创纪录,连续第二年超越美国成为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全球四大石油消费国都将面临增长放缓。作为传统原油进口大国,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斡旋将直接影响着原油的前景。


       作为“三驾马车”之一的美国页岩油供应增加也是油价面临下跌不可忽视的风险,但是油价的下跌反过来会导致美国原油开采成本上升,久而久之会将部分小型产油商挤兑出市场,对油价来说有助稳定之效。


       而说回主要产油国,OPEC+的继续减产,中东地缘政治是油价自身上涨需要把握的两大利好。另外是来自市场情绪的助攻,特别是股市的表现在近期对油价的带动作用尤为明显。


       根据去年12月份达成的成果,欧佩克宣布从1月1日起每天减产120万桶。如果各大产油国能够坚守各自的减产承诺,甚至是积极推动进一步产出的控制、减少出口,对于油价的持续反弹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对于2019年油价预期,华尔街有13家投行在12月削减了2019年对油价的价格目标,对于布伦特原油而言,主要大型投资银行预测2019年的平均价格在每桶61美元至72.60美元之间。



六、两大乌云压顶,股市大跌之后俨然低迷

       如上文提及,全球经济前景、贸易局势让每种资产都难以独善其身,这两大因素对于股市的波动“贡献”尤为突出,特别是全球头号、第二大经济体一个喷嚏都足以让全球市场发抖。


       全球经济放缓忧虑、美国利率的上升、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让全球股市在第四季度跌得不轻,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股指在第四季度创下7年来最大跌幅。即便是“风景这边独好”的美国股市,2018年成功创造最长牛市纪录,却也以全年以6.2%的跌幅告终。


       去年1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利率“略低于”中性预期区间。这一转变被解读为温和立场,以至于到12月的会议上,市场对美国2019年加息不超过2.5%的可能性已经超过了50%,股市因此受到支撑。全球央行看似处在紧缩的步调,但2019年却不得不放缓脚步,在主流央行中,除却美联储可能如市场所料不进行计划的加息,欧洲央行资产购买计划的结束,实际上将加速量化紧缩(QT),这对于股市来说并非理想局面。


       单纯针对美股而言,这两大因素将错综影响美股的上涨。正如我们前文所提及,美联储可能坚守“两次加息”的计划,只要经济基本面并未大幅恶化,市场对于美联储放缓加息过度计价了。尽管经济是支撑美联储加息的基本,但是加息反过来会限制股市的人气,同时股市对来自美联储传达的信息会更加敏感,投资者的一惊一乍以及多方解读决定了股市将形成大幅波动且涨幅有限的局面。


       除了美国自身,放眼外部环境,全球经济放缓已是大势所趋,多家企业巨头此前已经下调四季度盈利预期并且对2019年展望弱化。中美贸易战在3月份,也就是90天休战期过后达成全面停战协议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事态的发展让市场持续敏感,时刻牵制着风险资产的表现。


       展望美股走势,尽管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市场就存在着强烈的看跌倾向,但随着市场出现超卖,今年第一季度可能会出现小幅走强,而任何反弹都将会被视为逢高卖出的机会,所以整体而言股市趋势还是偏向下行。标普500指数年底目标在2900下方,但是波动性的上升也是必然的,这对于短线投资者来说也是获利的绝佳机会。


       亚太股市整体偏向稳中上行,不仅是美国经济、获利增长方面的优势减弱,而且亚洲股市在2018年估值明显偏低,2019年新兴经济体也有望维持较高增速,因多国政府将以经济优先的原则来制定政策以确保金融的稳定。但中美贸易进展和外围环境弥漫的担忧情绪会让整体上涨幅度受到限制。


       总的环境来看,2019年金融市场仍将是充满捉摸难定、变幻莫测的,波动可能加剧市场紧张,但也更能够创造机会,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说除了审时度势,更主要是充分把握交易时机顺势而为。



8bx 2019年推荐交易产品

买入:中华300(CHINA300)、欧元(EUR/USD)、黄金(XAUUSD);

卖空:道指(DJ30)、原油(USOIL、UKOIL)、美元/日元(USD/JPY)。




免责声明:本报告所载的任何意见、新闻、研究、分析、价格或其他信息均为一般市场评论,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版权归全球差价合约交易领先平台8bx.com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资讯

相关阅读